【独家报告】俄学者如何看欧亚战略中的对华问题?(干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15 18:38

  本文大概 

  2900

字 

  分钟

  【编者按】随着欧亚地区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角色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共建欧亚区域合作规则体系和治理体系已成为全球治理框架下重要的议程。在此背景下,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俄罗斯瓦尔代国际俱乐部和哈萨克斯坦战略研究院自2016年11月起就开始探讨重塑欧亚地区的研究工作,并形成阶段性报告,试图厘清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三国智库界对欧亚地区战略发展的共同认识和分析,同时就提出的问题给出一些建议和行动倡议。本文摘自人大重阳第25期学术报告《重塑欧亚空间:来自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共同观点》中俄方所撰写的对欧亚地区战略问题的分析。 

  俄罗斯学者认为,一系列因素阻止了俄中合作的进展,从而使得欧洲经济联盟及其参与者显得更为重要。首先,制裁会严重影响中方交易。中国的商业银行已经彻底融入了国际金融系统中,因此害怕与美方合作伙伴搞砸关系,放弃了对俄罗斯项目融资。当然,这些限制不适用于国家金融机构,比如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以及丝路基金。这些机构基本参与了中俄合作项目的全部融资,但是这些机构毕竟有上限。  

  总体而言,中国对于制裁的态度让很多俄罗斯企业和银行颇感意外。俄罗斯银行及油气企业遭到西方制裁后,本想以亚洲的融资渠道代替欧洲,然而却没能吸引到足额的信贷支持。或许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在这方面可以扮演一定的角色,因为其与中国的合作不受限制。同时,这些组织也不那么容易受到美国制裁的威胁。  

  "一带一路"倡议仍然十分抽象,其内涵还有待明确:有时,即便是中国专家都会意见相左。中国通过加强与欧洲经济联盟的合作,或许可以使得一带一路的内涵更加具体充实。 

  中国市场对俄罗斯商品开放不够 

  俄罗斯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对国内市场的保护。俄罗斯远东市场容量有限,一般情况下应该把投资留给出口潜力最大的地方,但中国市场存在着诸多限制,严重影响着相关合作的深入与加强。确实,俄罗斯远东市场发展极为有限,但原因在于中国市场对很多俄罗斯商品都尚未开放。在此,不妨以俄罗斯在远东快速增长的农产品行业为例。  

  中国的贸易壁垒还体现在高关税上,例如小麦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几倍高。同时,中国对俄罗斯产品还有进口配额限制(包括小麦、玉米、大米和糖类)。2015年底,俄罗斯和中国的卫生质检机构签署相关文件,放宽了俄罗斯动植物产品出口到中国的要求。1997年,俄罗斯部分地区小麦因为矮星黑穗病而被禁止向中国出口,这次得以解禁。  

  这方面的贸易商讨已经拖延了很长时间。同时,哈巴罗夫斯克、普里莫尔斯基、贝尔加、阿木尔和犹太自治区出产的玉米、大米、大豆和油菜(用于食品加工)已经可以向中国出口,但对于其它地区而言限制条件依然存在。同时,中方要求必须将谷物装在麻袋里,不能散装。 

  针对其它产品,也存在很多限制出口的条件。如2000年以后,俄罗斯的偶蹄哺乳类动物和肉、蛋、奶类产品也被禁止向中国出口,主要原因在于普里莫尔斯基地区双城子爆发了口蹄疫。除了直接禁止,还有各种技术壁垒,如质量标准、复杂的海关程序等等,造成中国市场难以进入。 

  中国的中小企业较少进入俄罗斯市场 

  中俄合作的一大短板,在于中国的中小企业在俄罗斯业务开展较少。一方面主要是对中小企业缺乏关注,另一方面,缺乏相关机构,为中小企业对俄投资提供帮助和支持。  

  中国各省应该提高辅助中小企业意识,为其提供各种法律援助,帮助其与俄罗斯市政府和地方政府进行协调磋商。这将极大的帮助中国的中小企业打入俄罗斯市场。俄方有意愿支持中国中小企业,但难以独立进行组织协调。总体而言,中方似乎低估了俄罗斯东轴战略。在中国,很多人认为俄罗斯为了应对西方的制裁别无它法,会不惜一切代价与中国达成协议,从而打破封锁。  

  如果中国不将欧亚地区视作"一带一路"的一个过境地区,而是关注于区域一体化;如果中国对地区发展的开放程度提出要求的话,并且拒绝投资,则中俄的利益将无法调和,在外部势力煽动下极易发生冲突。 

  如前所述,中方一方面推动自贸区,一方面又保持贸易壁垒,使得俄罗斯顾虑重重。中方应该更加关注中亚地区中期的合作与安全,不能仅关注把欧亚大陆的大宗商品卖回给中国。  

  俄方希望中国增大火车运力 

  商品运送同样存在问题。目前,中方铁路运力不足,无法满足商业需要。很多时候,俄罗斯可以有组织地将商品运至边境地区,然而中方因为运力不足无力接收,冰激凌便是其中一例。这还反应了其它问题:中俄乳制品和冰激凌的规格差别很大,以至于食品生产商不能仅仅添加某些原料,而是必须要重新安排生产线。尤其在冰激凌市场当中,很少有商家有能力进行调整,造成该市场规模较小,只有10亿多卢布。 

  其它商品也有类似问题(浆果,坚果,蜂蜜等等)。中国常用的产品,俄罗斯不需要,反之亦然。中国有一些食品加工不达标,也是中国产品出口的一大问题。 

  中俄在汽车进出口方面有很大希望。不久前,俄罗斯发货200辆VAZ汽车到中国进行测试。第一批测试结果将于今年年底发布。中俄原油和石化产品贸易也是源源不断。 

  俄罗斯原本要求,只能出口加工产品,不能出口原材料,然而中方往往不愿意接受这种要求。因此,今年前两个月原木供给增长21%,达到320万立方米(以贸易额计算,增长33%,达6.28亿美元),基本都是通过汽车运输的圆木。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俄贸易只有大宗商品,其实还包括像电子元器、自动化设备、军火等高附加值产品。但是,双边贸易还有更大的潜力。问题在于,双方未能充分释放双边贸易潜力。因此,俄罗斯有必要加强服务,尤其通过俄罗斯和欧洲经济组织的服务。  

  目前,中俄双方都有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是关税太高,太依赖汽车运输。俄罗斯则希望中国铁路执行其采购四万个铁路站台计划,提高集装箱货运效率。 

  双方都要努力统一铁路货运标准。俄罗斯有必要加强环西伯利亚沿线和哈萨克斯坦出口端的铁路建设,并且进一步放松铁路集装箱运输管制。 

  中方则需要与企业家沟通,说服其将汽车运输改为铁路运输。目前,中方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东部的运输很大程度上都靠汽车运输。中国可以建设立体化运输中心,帮助进出口商在成本不变的情况下从汽车运输转向铁路运输,以便优化贸易流程。  

  中国的汽车运输已经加入了国际运输体系当中,对于俄罗斯造成了极大的挑战。从乌拉尔到普利莫斯基地区运输条件相对落后。相比之下,维吾尔自治区、内蒙、吉林相比邻边俄罗斯地区的运输基础设施先进很多。中方的劳动成本、运输成本相对于俄罗斯拥有巨大的优势。因此,除非俄罗斯运输部执意干预,否则其边境运输市场可能会被中国占领。 

  与其不让中国进入汽车运输市场,不如应该寻求平衡力图解决这一问题。对于哈萨克斯坦的同事来说,往往也是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从中国经由哈萨克斯坦运送至俄罗斯的汽车运输,也很有可能会面临这一情况。 

  另一个潜在的消极影响是中国的汽车运输服务可能会让本来已经过度政治化的俄罗斯市场雪上加霜,从而可能导致导致价格战、淘汰老旧车辆,或者大企业停止进行升级项目。这就要求政府制定10年期计划,进行道路升级建设。 

  另附俄罗斯瓦尔代国际俱乐部简介: 

  俄罗斯瓦尔代国际俱乐部是2004年9月由俄罗斯新闻社、外交与国防委员会、《莫斯科时报》等机构发起成立的组织。这是俄罗斯为国际知名的俄问题专家和学者举办的一个专业聚会。名字来源于瓦尔代河,因为俱乐部的第一次会议就是在瓦尔代河举行。瓦尔代俱乐部的表现受到俄罗斯国内和国际的广泛认可。每年举办与杰出政治家和专家学者的研讨会,其中,俄罗斯总统与参与学者的每次见面会是会议最受外界关注的内容。 

  一场全球政治金融危机或将来临

  【王文说】3分钟讲清中国为何要“去美国化”

  抵制假智库,帮助弱智库,提携好智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